小導演大觀眾多元教育平台
 

 

 

(我碩班畢業時,父親穿上碩士服)

    好久不見,爸。

   我幾乎不做夢,連春夢也少的可憐。印象裡生平的第一個夢大約在國中,夢見妹妹死了,她獨自一人哭的淒慘。我上前緊緊抱著她也放聲大哭。夢,非常真實,胸口鬱悶,醒來的我十分難過。我告訴父親這個夢,他說民俗習慣裡把夢說破了,就能化解這個可能的厄運。我提醒妹妹要注意交通安全。小妹,今年已經是31歲的人妻,有幸福的家庭,今年也懷了第二胎。小妹如果有機會看到這篇文章,請記得無論我們有什麼心結我對你有如何的不爽,我只要想起這個夢又看到你現在的笑容。當哥哥的,什麼都讓你了,就像小時候我是如此的呵護妳一般。
   
第二個夢是在高三,常做同樣一個夢,我努力的跑呀跑就是跑不快。不論多麼奮力揮動手臂加快腳步,我像是身在台北車站人潮裡唯一被按下慢動作的卡通人物。有時,我驚慌失措,剎時突然掉進漩渦或蜘蛛網。碰一聲,墜入又彈回速度不一致的世界裡。爸爸說,這種現象是焦慮又信心不足的表現。果然,大學聯考失利,重考。第三個夢,我爸沒有機會為我解答了。他過世後,媽媽和妹妹陸續夢到爸爸回來看他們,是令人安慰的夢。每當我聽到他們又說夢到爸的時候,我心裡羨慕又嫉妒,尤其是小妹。我是長子,從小就幫爸爸在工廠裡工作。只是他生病時我正在當兵,沒有辦法隨時陪伴。我感覺到在爸的心目中,我的地位馬上就被比了下去,沒有感到被需要。
   
終於,終於!我夢見爸爸了。這一刻我等了好久,至少是爸走了一年後。夢裡,他從棺材走出來拖著病痛的身體繼續工作。我自責,不敢看他的眼睛,我知道他在怪我沒有把家裡的事情管好。做夢的不久前,我把父親留下的工廠與房地產全部無條件過戶給二位叔叔。這一天正好是清明節。工廠是爸爸畢生的心血,他過世後我當了不到一年的工廠負責人。要我全部放手,我痛,更自責守不住爸爸的心血。我痛恨二位叔叔,沉迷賭博好吃懶做。賭債是我爸在還,他們的孩子是我父親在照顧,家庭連絡簿是我爸在簽。在我守父喪期間,二叔居然買新衣穿新衣,一幅他終於要當家的樣子。這二個叔叔聯手逼我交出不屬於他們的財產。我不肯,我媽卻要我放手,換點寧靜的日子。我不肯,也不相信這樣做可以換來平靜的生活。這種爛招,我從小看到大了,看多了。最後,我還是無條件交出了工廠與房地產。這一天是清明節,在舅公的見證下簽下他們不會再來騷擾我們的保證書。這一紙徹底擊潰兒子守護父親心血的責任。我憤怒,上千萬的心血究竟可以換來幾天的平靜。我告訴自己,當叔叔再來恐嚇勒索時,我會砍斷他們的腿。我願意用幾年的牢獄生活,換得媽媽真正想要的平靜,不再提心吊膽過日子,不再聽到電話響就心煩。日子,一年過去又一年,輾轉得知約一年叔叔就把工廠賣掉,錢也揮霍的差不多。他們難得信守了這一次的承諾。
   
這是我第四個夢,夢裡我和爸一起殺死他們。我告訴媽媽這個夢,媽說這樣我們比較不對。我覺得根本就對極了。世上的公理,還得委屈到夢裡才他媽的能伸張。那裡不對?包青天不就是日夜為民伸冤懲奸鋤惡。至今每年的農曆年,媽媽會為家裡的每個人包括這二位叔叔以及他們的孩子,點上光明燈。我曾經說不要浪費我的錢。媽媽說,他們日子過得好,自然也就不會打擾我們,心裡有恨對自己也不好。
   
夢是生命的出口,我的恨能隨著夢一筆勾消嗎?也許可以。但我始終無法放下對父親的歉意。沒能在生病時常常陪伴你、沒能守護你的心血。今天下午聽到陳亦迅的歌「好久不見」時,淚水跨過了眼眶,像個跑百米的選手。

 

「好久不見」歌詞
我來到 你的城市 走過你來時的路
想像著 沒我的日子 你是怎樣的孤獨
拿著你 給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條街
只是沒了你的畫面 我們回不到那天
你會不會忽然的出現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會帶著笑臉 揮手寒喧
和你 坐著聊聊天

我多麼想和你見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變
不再去說從前 只是寒喧
對你說一句 只是說一句 好久不見

拿著你 給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條街
只是沒了你的畫面 我們回不到那天
你會不會忽然的出現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會帶著笑臉 揮手寒喧
和你 坐著聊聊天

我多麼想和你見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變
不再去說從前 只是寒喧
對你說一句 只是說一句 好久不見


    等走完我這輩子,就能再見到你。每每想到這裡,我就不害怕死亡這件事。只是會焦慮看見你的時候,帶著歉意的我一定又像個五歲不小心做錯事的孩子,我知道你還是會笑著說沒關係。你知道嗎?現在每當我奔波經過台中火車站時,我常常在前站駐足。因為在台北唸大學要回家時,你會騎摩拖車來接我。結果有一次你忘了帶我的安全帽,你用牽的把車牽進車站找我。我在火車站前站沒來由的走著,望著同一個方向,盼著你的出現。
   
我不再沒來由的在火車站前徘徊,我知道你真的不在了。我希望真的見到你的時候,我的歉意也會不在了,就像我們初次見面時的喜悅。剛出生的我不會說話,你第一次當爸也高興的說不出話來。我很想你,謝謝你。來不及說出口的,你會知道的;沒有做好的,你會瞭解的;真的做錯的,你會原諒的。
   
好久不見,爸。

 

 
 
 
 
新增網頁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