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導演大觀眾多元教育平台
 

 

 

   

    我的道歉裡,有反省、有無奈、有力量~有關《馬拉松的生命-抗癌勇士劉德成紀錄片》的募款。這次與台中市豐原慢跑協會合作募款要拍攝抗癌勇士劉德成的故事,經朋友提醒我要了解協會是否有依<公益勸募>事先申請。經確認後,協會沒有事先申請。這個情況我有責任,沒有事先跟協會確認過申請事宜。所以我將影片裡的募款帳號先行刪除,因為還不能向不特定公眾募款。公益勸募條例是針對天然災害與急難救助,與大家出錢資助委託我拍出大家想要看到的紀錄片,這二件事有本質上的差別。但似乎目前被歸為同一類而面臨有”違法”之嫌。碰巧,前陣子踢爆禽流感的李惠仁導演參與的「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也碰到同樣的情況。見報導http://www.cna.com.tw/News/aEDU/201204050294.aspx

    我認為公益勸募的不完備,以及過度扭曲延伸解釋到公眾委製的領域,似乎是扼殺公民的自主性。公益勸募條例規定必須是公立學校、行政法人、財團法人或公益性社團法人才能發動募款。換言之,公民或其他非上述的團體,連自己認同的事情都不能做,不論是我或者捐款人。拍紀錄片、或者做一則從公民角度出發的新聞報導,到底是不是適用於公益勸募?是值得討論的。因為就公益勸募規定就只有公立學校、行政法人、財團法人或公益性社團法人才能發動募款,這一點,就令人感到憂心。公民是組成與促進社會的根本動力,如果只有這四個單位才能募款。這個社會怎麼進步?社會角落裡不為人知的故事,要如何被伸張? 拍紀錄片或做一則從公民角度出發的新聞報導,當然是有公益的精神。但是不是適用目前公益勸募的規範,就值得商榷。接下來我會做足功課面對與克服該遵守、該突破與該挑戰的法律。希望盡快找到合適的方式去籌募拍紀錄片的經費。法律應該要跟上時代的進步,但法律的進步往往需要公民的大腳用力踢才會前進。

   我不會因為如此就放棄拍攝劉德成的故事,一年之後大家一定會看到這部紀錄片的完成,因為驅動我做這件事的目的就不是為了賺錢。如果真的有利可圖,歡迎大家投入紀錄片。我講這句話的同時,心裡又有另一層的感慨,李惠仁或者陳正勳這樣的傻子還能撐多久。告訴你,我會撐下去,還要活的精彩!更會突破與找到方法讓紀錄片、具有生命意義的故事與公民社會形成一個正面循環的活水力量。我立下大願就不怕困難,困難愈多功德愈大。因為幸福的滋味就在走過困難後,這就是小導演大觀眾的精神。

 
 
 
 
新增網頁4